主页 > 杂志探险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 >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

发布时间:2020-06-06   浏览量:853   

 

他们原本可以拥有全世界,却反而遇上了一些狗屁倒灶、白费功夫、以及自我设限的状况,致使他们的真正实力蒙尘。

他们速度快、专注、而且战力旺盛,其中一位甚至还赢过一次世界冠军,但他们都有机会成为F1的「完人」─他们都有着不世出的才华,但却都因为某些原因、而未能完全发挥他们与生俱来的手腕与天分。


 在这个领域选择车手名单,会是个具有高度争议性的任务,尤其是当我们经过剔除之后留下了像是John Surtees这样的F1传奇人物,「Chris Amon怎幺样?」你会问:「Mike Hailwood呢?Martin Brundle呢?」是的,他们都可以名列其中,但好坏加减、本篇是我们最后的选择,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恶意、也不想过度批判,他们原本可以更加功成名就、完成梦想,但令人难过的是:这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承诺。

Johnny Herbert
出赛162场,3胜
 

你必须佩服Johnny Herbert生性可以这样地乐观,即便在今天来看,20年前他在英国布兰兹-哈瞿跑F3000时所发生那场双腿骨折的事故仍然令人触目惊心,他仍然认为自己已经儘量减轻那次撞车的后遗症,且以他的努力而言,他原本是可以让自己成为所处世代之中最顶尖的车手之一。


 他那场事故的细节相当恐怖,这幺说好了:当你后来看着Herbert想要从F1驾驶舱里面爬出来时,他的双腿几乎无法承受自己的体重。不为人知的事实是:即便在那次事故几年之后,他那几乎残废的双腿中仍然留有当时的杂草以及碎片,甚至到了今日,他仍然需要穿上特殊改装的鞋子、才能够觉得舒适。


 由于Benetton车队经理Peter Collins对他所展现的信赖,Herbert得以于1989年初在该队出道F1,他首次于巴西站出场即漂亮地以第四名完赛,但他显然未能完全适应伤势、再加上来自义大利方面的压力,致使他在季中即被Emanuele Pirro取代。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 


 1990年他只驾驶Lotus-Lamborghini出赛了两场F1,然后与该队签下了正式全时合约,看起来好像是天无绝人之路,经过一些複杂的际遇,他于1995年获得了与Benetton梅开二度的机会,而队友是Michael Schumacher。


 由于Damon Hill和Schumacher在英国站和义大利站两度相撞,当时赛中正处于「正确位置」的Herbert便拿下了这两场比赛的胜利,他在英国站的胜利名留青史:该站第二名的Jean Alesi与第三名的David Coulthard将他扛在他们的肩膀上、罕见地对他表示尊敬。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Jackie Stewart说Jan「令人感到非常失望与可惜,尤其当你想到他的才华天分、他所拥有的过人天赋。」


 但是Herbert很快就发现自己成了Schumacher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是我所曾经共事过最自私的车手,」他苛刻地说:「他本来很高兴选择了我做为他的搭档,但当他发现我的驾驶速度可以比他快的时候,我们的友谊就变质了,他视我为威胁,而他并不喜欢有威胁。」

Rene Arnoux
出赛149场,7胜
 

Arnoux于1983年几乎可望以Ferrari赛车赢得世界冠军,他的才华令他在当时具有强大的竞争力,但由于缺乏稳定性,令他无缘实现他的真正潜力。1970年代晚期至1980年代早期突然冒出了一群法国F1明星、令许多人为之眼红,他们全都由该国的石油公司Elf所赞助支持,但之后发生了一桩插曲:Arnoux于1982年在保罗希卡所举行的法国大奖赛中,背叛了他的Renault队友Alain Prost而取胜。

 Arnoux当时的定位是担任Prost之下的二号车手,因为Prost的锦标积分距离世界冠军较近,因此当他的同胞兼同袍跑在前方时,Prost相信他会实践承诺、在适当的时机让出领先的位置,但在比赛接近终盘时,Arnoux显然打算破弃这个约定,而当时已经没有什幺机会留给震怒的Prost、致使他来不及成功发起攻击。


 那时的场景显现了他只是个糟糕的输家,Prost跳进了他的Mercedes汽车、驶向回家的路途、消失在夜色中,稍后他停在一间加油站,加油工误以为他是Arnoux,「Arnoux先生干得好,你赢了那场比赛,」他叽叽喳喳地说:「给Prost那个小杂碎好看。」Alain以现金付账、而没有使用信用卡,因为他不想让那位新朋友无地自容。


 Arnoux于1983年被换去Ferrari,然后在1984年灼热的美国达拉斯站跑出了他最好的一场比赛:由最后排起跑,却在Williams的Keke Rosberg之后通过终点、拿下第二名,当天许多世界顶尖车手都苦于赛道路面骯髒、抓地水準低落,Arnoux的任何一个轮子却都没有犯过错。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Jackie,这里就是你要的吗?」Jan Magnussen于1997年德国站在路边挂点。


 那次之后,他的表现水準开始极度不稳定,他于1985年只跑了一场比赛就被Ferrari给开除了,而至今没人充分向他解释原因,但许多人相信是导因于他的生活方式所致,这可能会是对该队当今某位F1车手的警讯?

Arnoux的才华,令他在当时成为一名强大的车手。

Jan Magnussen
出赛25场,0胜
 

「自从Ayrton Senna之后十年来,我从未见过一位车手如此具有天分和才华。」这是大奖赛传奇人物Jackie Stewart(1969、1971、1973年世界冠军)对Jan Magnussen的评语,当时这位年轻的丹麦车手效力于Paul Stewart(Jackie之子)车队、以整季14胜的纪录拿下1994年英国F3冠军。


 他于1997年在Jackie所拥有的Stewart-Ford车队成为正式F1车手(1995年曾在McLaren出赛一场)、担任Rubens Barrichello的队友,但他的表现完全不成样、直到隔年的加拿大大奖赛才以第六名拿下1分,这是个极其平庸的成就,儘管他有才华、且对于车况拥有微妙的感知能力,而他却发现以单圈时间决胜负的排位赛竟会令他手忙脚乱,但是一旦他在比赛中抓对了节奏,他的步调便可以跟得上其他任何一名车手。


 他其实是很有机会的,但是却大大地虚掷了,而且他在赛场外也愚蠢地把Stewart对他的谆谆忠告当成耳边风,事实上,Magnussen的言行举止还经常漫不经心、离经叛道,大家都知道Jackie非常重视个人公众形象的表现,并且要求他的车手也都能融入他的车队、以他为範例榜样,但相反的是,Magnussen似乎完全都在状况外,他不只穿着邋遢、还常常在早就预定好的赞助商活动中迟到或是缺席,他都不以为意、一副恃才傲物的样子,「他的心灵管理非常糟糕,」Stewart说:「令人感到非常失望与可惜,尤其当你想到他的才华天分、他所拥有的过人天赋。」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喔Rene!聪明活泼的Arnoux替Renault赢取1980年巴西大奖赛。


 1998年加拿大站─他所获得自己在F1唯一的一个积分─之后,Magnussen遭到Stewart-Ford车队放弃;后来他在勒芒24小时大赛(Le Mans 24-hour)原型车组拿到过三次分组优胜、以及ALMS(美国勒芒系列赛)的14场胜利,目前他效力于Chevrolet Corvette车队。他会否后悔当年不够努力、浪费了自己可望成为F1明星的潜力?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John Surtees
出赛111场,6胜;1964年世界冠军


怎幺会有人说一位赢过一次世界冠军的车手是怀才不遇?事实上是John Surtees的驾驶天赋不应该只成就一次冠军以及少少的六场优胜─比伟大的Jim Clark还少了19场,这两人虽然同样有着「神之手」一般的才华,但是Surtees为人过于自傲、个人主义、太相信自己,使他成为成就较差的那一位,而且他常常乱选车队、包括他于1970年自己所创立的车队,这表示他从来未能实现他在车上的真正潜力。


 不久之前,我们对Lewis Hamilton在McLaren出道F1首年的成就惊为天人,但回到1960年,当时26岁的Surtees也是以类似的模式立足于F1世界的,他在自己的第二场F1中,即驾着Lotus 18赛车在英国站的银石赛道以第二名完赛,接着在他的第三场比赛─路上满是鹅卵石、乾草堆以及电线桿的葡萄牙欧波托赛场─就获得了竿位,这只是这位前机车赛天王的一部分天赋而已,他已在两轮赛事中骑着义大利的MG Agusta、获得了七次以上的世界冠军。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John Surtees于1963年德国大奖赛坐在他的Ferrari 156赛车里─很棒的引擎,很烂的扶手。


 Jim Clark于1960年展现了巨星特质,Lotus老闆Colin Chapman想要在1961年拿他和Surtees搭档,但是John却跳槽去了,至此开始了他在车队选择上的一连串策略性错误,直到1963年他终于和Ferrari签约,当时大家都同意John这个选择是对了,因为他从骑乘MV Agusta的时候开始、就很能融入这种义大利式的生活节奏,他在1964年墨西哥大奖赛的最后一圈赢得了世界冠军,但是他于1966年中离开Ferrari,然后又陷入Cooper、Honda、BRM这些车队,生涯开始走下坡,令所有人都感到非常遗憾。

Juan-Pablo Montoya
出赛94场,7胜
基本上,Juan-Pablo Montoya个性亲和、具有魅力,但他所表现于外的却是具有破坏性的我行我素,在某种程度上,他必须要让自己相当程度地妥协、才能够获得那些顶级车队的席位,结果令人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根据他的固有天赋、他应该要能够获得更好的成果。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根据Montoya的赛车天赋,他应该要能够获得更好的成果。


 这是一个应该要赢得世界冠军的人,但最后却在2006年夏天惹怒了McLaren管理高层,以致于自行离队、投向NASCAR(美国国家民用车赛);从Juan-Pablo出赛ChampCar(CART,今CCWS)以及印地500(Indy 500)的日子开始,他就喜爱美式的生活形态,而且这─偏爱他的家庭生活、而非有如压力锅一般的F1事务─也形塑了他在赛车生涯的未来以及人生的优先顺序,他常常推着他小儿子的娃娃车,令他在职时的McLaren接待厅通常像是托儿所、而非一支赛车队。


 为Williams和McLaren效力的时候,Montoya对于赛车有着火一般燃烧的热情,当然有时也太过热情、以致失控,2001年巴西大奖赛的茵特拉苟斯赛道,他在第一弯道内侧大胆地将Ferrari的Michael Schumacher逼向路外、取得了领先,眼看他就要在自己的第三场F1获胜,结果圈数落后的Arrows车手Jos Verstappen却直直撞进了他的车尾,「我要宰了他。」有人听见当时盛怒的Montoya在场边嘟囔个不停。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为了家庭生活,Montoya迴避了F1的高压氛围,但是那并没有消弭他坐进驾驶舱时的火爆脾气。


 但是茵特拉苟斯后来也成了他最佳的胜场之一─他于跳槽至McLaren之前、在Williams的最后一场比赛─那是2004年的闭幕站,与他未来的McLaren队友Kimi Raikkonen鏖战,最后一次休停加油时併排行驶、回到赛道时Juan-Pablo力压对手。


 除了他的天赋之外,他却持续当自己最大的敌人,2005年才在McLaren跑了两场比赛,他就于巴林和圣马利诺两站缺席,据称是因为打网球而摔伤了肩膀,但是说得婉转一点:这种事似乎不太可能,而且车队怀疑他是因为从事登山机车或是其他一些危险的消遣而负伤,无论如何,这次事件令他的努力打了折扣,Juan-Pablo和车队之间的互相猜忌持续升温,直到他忍无可忍,离开了McLaren、也离开了F1。

F1史上最怀才不遇的车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