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手机周边 >为什幺越强的人,反而会说自己「一无所知」? >

为什幺越强的人,反而会说自己「一无所知」?

发布时间:2020-06-15   浏览量:449   

 

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得更无知?到底是什幺阻碍了我们通往无知的道路?

我没有写错,你也没有看错。我们接下来要谈的,是变得无知的方法。

这个星期要解读的是《知识的错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暂无台版),作者是史蒂文.斯洛曼(Steven Sloman)与菲利普.费恩巴赫(Philip Fernbach),两位同是认知科学家。

我看完此书的感想是,这本书说了很多,但却没能道出关键——两位作者列举了许多的知识点,但并未具体的给出什幺特别有启发的结论。而在我看来,全书最重要的启发,理应是「通往无知的方法」。

且听我慢慢解释,从马桶谈起。

马桶与知识的错觉

两位作者在书中写道:

如果你在读完以上的知识后,发现自己原来对这类常见事物其实所知甚少,并为此感到惊讶的话,你并不是唯一一个,书中提到了一项实验:

当个体单纯的思考「我对眼前的事物有多了解?」时,他获得的答案通常是过度自信的、高估自己所知的,两位作者称这种现象为知识的错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而只有当个体让自己试着去解释、描述事物背后的原理时,他才会发现自己所知甚少,否则,他就会活在自己的错觉之中。

由此得出,让自己变得无知的第一个方法,是让知识错觉蒙蔽自己的眼睛,不试图搞清楚事物背后的原理,让自己活在「我什幺都懂」的感觉之中。

当然,可能有人会问,就算有知识的错觉又如何?就算知道了有关马桶的所有知识又如何?我们真的有必要知道有关马桶的知识吗?的确,我们就算不知道有关马桶的知识,那也并不妨碍我们的日常生活。

「无知」的敌人

要让自己保持无知,我们就必须擅于遗忘知识。

幸好,人类天生就是擅于遗忘地——人类的记忆力并不怎幺可靠,我们无法鉅细靡遗的记下所见所闻的一切资讯,就算记下了一两个知识点,也可能会在几年之后被遗忘、扭曲。这让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趋向无知。虽然,世上的确有一些人拥有「完美的记忆力」,他们能记住自己所见所闻的任何细节。这种现象被称为超忆症,或超常自传性记忆,此症状极其罕见,患病率屈指可数。

超忆症的存在暗示着,人类的大脑是拥有达到「完美记忆」的潜能的,但幸好不是人人都会患上超忆症,因为「完美记忆」其实是一种缺陷,研究超忆症的科学家发现,患上超忆症的人一般都无法进行抽象的、纯理论的思考,两位作者对此评论道:

换言之,哪怕是不幸患上超忆症,也阻碍不了我们走向无知——无法透过抽象思维解决问题,那也离无知不远。

话说回来,普通人难免会遗忘知识,但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自己会遗忘知识的,因此人类发明了一些保存知识的方法,这些方法的存在帮助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与迭代。在现代,最显而易见的知识保存法,就是透过纸笔和电脑把知识保存下来。

但在此之前,人类还有一个比电脑更古老,甚至比纸笔更古老的知识保存方式:他人的大脑。古人透过把知识传授给他人或自己的下一代,然后他人又把知识传播出去,这形成了比「比特币」更古老的「去中心化储存方式」。

事实上,这正是为什幺人们无需学习有关马桶的相关知识——人们会把製造马桶的任务,交给懂得製造马桶的人、有相关知识的人。而懂得製造马桶的人也无需凡事亲力亲为,他也会借助其他人的力量,他会找到陶瓷、金属及塑胶的製造商,向他们购买製造出马桶的材质;他会找到人体工学的专家,设计出形状符合人体需求的马桶。这些具备了与马桶相关知识的人,又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把知识传播、分享出去,再过几十年,就算你已经遗忘了本文说过的马桶的知识,但还是有人会帮你记住。人类的分工体系,能够弥补个体的无知。他人的大脑,能够弥补个体的无知。

由此得出,第二个让自己走向无知的方法,就是拒绝与他人共享知识,少让自己与他人连接。

个体的无知程度

判断个体的无知程度,可粗略分成两个角度来看。

第一个是「个人的角度」:如果把一个人的大脑简单的看作是「知识的载体与解决问题的机器」,那幺每一个人的无知程度,都能以其「所知的知识,以及能解决的问题之总和」作出粗略的判断——所知的知识越少,能解决的问题越少,无知的程度越高。

同是人类,但每个人在学习与思考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并不相等,那些努力学习知识,努力思考问题的人无知的程度较低。由此得出,第三个通往无知的方法,就是不在学习与思考方面付出任何努力。

上面提出的可说是基本常识,比较有趣的,是用「群体的角度」来判断个体的无知程度,我们可以用一个思想实验来带出:想像有一个疯狂的科学家掌握了複製技术,他找上了小明,然后完美的把小明複製了出来,原来的小明和複製出来的小明的大脑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他们大脑的性能才智是相等的。

接着,疯狂的科学家让「小明一」回到城市生活,然后把「小明二」放到一个无人荒岛,现在,如果让你来判断谁比较无知的话,你会怎幺选?

我会选「小明二」。因为回到城市的「小明一」,可以借助他人的力量完成许多事情,例如,他可以借助谷歌的力量搜索所遇问题的答案;他可以借助朋友的建议来想通人生难题;他可以透过看书来降低无知的程度。

反观「小明二」,他所在的荒岛什幺都没有,他无法获得任何新知,无论他多幺渴望能增进自己。而随着时间推移,就连他自身原有的知识都会慢慢被遗忘掉,他的无知程度会慢慢提升。

从这一角度看来,无知的敌人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更是我们「获得知识的能力」,更具体的说,是「访问他人知识」的能力。

假设疯狂科学家再複製出了「小明三」和「小明四」,并且让两人也到城市里去生活,但与前面不同的是,「小明三」被疯狂的科学家教会了读写英语;而「小明四」则被教会了读写两种少数族群的语言,普什图语和库尔德语。

现在,你认为「小明三」和「小明四」无知程度更高?

我认为是「小明四」。虽然「小明三」少学了一种语言,但英语是全球最多人使用的语言之一(将近十亿人),有无数的网站、书籍、文章都是以英文撰写。相比之下,普什图语和库尔德语的使用者加起来不到9,000千万,其能连接的「他人大脑」较少。相对于「小明四」,「小明三」具备了更大的「访问他人知识」的能力。

如果我们继续进行思想实验,让疯狂的科学家製造出更多的小明,我们都会重複的看到一个现象——拥有更大的「访问他人知识」的能力,无知的程度越低。例如,比起一个不会让他人(如,大学教授)帮助他解答疑问的小明,那个善用他人的帮助来解答自身疑问的小明,其无知的程度会更低。

从这一角度来看,一个人所能到达的知识之边界,不只取决于他的大脑和自身努力,也取决于他所能访问的知识的能力。由此得出,第四个让自己变得无知的方法,是主动减少自己接收知识的管道,不要拓展自己「访问他人知识」的能力。

成为无知者的终极方法

最后,我觉得《知识的错觉》一书中,最有意思的一个知识点是结语中提到的达克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

达克效应源于心理学家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和贾斯汀.克鲁格(Justin Kruger)的一系列实验:

达克效应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缺乏技能者(或欠缺知识者)也同时对自己究竟欠缺哪些能力认识不足。因此,他们自我感觉相当不错,表现欠佳者会自吹自擂。

而那些具备技能者则更清楚该领域的情况,由于他们自知哪些技能是有望精进的,他们意识到自己尚有许多的进步空间,因此他们能很好地意识到、感受到自身的无知。

这让我立刻联想起了苏格拉底的一句名言:

如果苏格拉底所言属实的话,那幺他应该是最无知的人了。所以,我想到的第五个变得无知的方法是:把前面所说的四个方法反过来操作。这样,我们就能嚐到无知的滋味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