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之美办公 >一日为师终身保固?18年前的学生请我替他的感情做主 >

一日为师终身保固?18年前的学生请我替他的感情做主

发布时间:2020-06-14   浏览量:141   

 

「老师,妳还记得我吗?庄汉国,建中毕业快18年了。」週六下午应「行天宫文教基金会」的邀请,在中兴大学法商学院做了一场开放式的演讲;演讲结束,针对热情的听众,好不容易一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就要下楼步出电梯的当时,一位年轻男士匆匆迎面而来。

「后来我唸了交大电子,现在○○科技公司上班。前些时候,打了好几个电话到学校,都没找到老师。上个月建中毕业典礼那天,本来想到学校找妳,后来又想,妳是导师,当天一定很忙,只好作罢。昨天在报纸上知道妳要来这里演讲,我就决定赶忙跑来。」说得很急切,我看见有汗滴从他额头轻轻滑落。

「老师,最近有件事一直很困扰,我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在校园围墙旁木棉树下,都快30岁的他,脸颊看来显得苍白而瘦削;满满地追忆眼前这年轻男子在中学的模样,我渐渐想起,男孩在高中时候的脸庞比较圆浑,人也比现在胖一些。

我爱上一个离过婚的女子

「是这样。我现在的女朋友,人很好,我们在一起很快乐,我们甚至计画结婚。可是,我的母亲,甚至已经出嫁的姐姐、妹妹都跑回来一起反对。」

「为什幺会这样?你父亲的看法呢?」我不明白男孩家的女人,为什幺如此「团结」的排斥另一个即将成为一家人的女人?

「我父亲好多年前就过世了。女朋友是我国中同学,一直到去年,我们无意中重逢,才真正开始交往。……其实我也很清楚母亲的心意,因为我女朋友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她离过婚,所以母亲不赞成我们往来。」男孩是家中唯一的独子,寡母长期带着他和其他姐妹成长,这期间历经的岁月,一定有不少难言的辛酸。母亲对男孩的独霸性,会不会也因此比一般的母亲来得强烈?

「有没有试着跟母亲沟通?」

「她,唉,几乎没办法商量!因为只要一谈起我的女朋友,母亲就会发脾气,甚至会大哭,说不想活了。我简直不晓得该怎幺办?可是我真的很爱我女朋友,我实在放不下她。……老师,可以帮我作主吗?」年轻的脸庞印着深深的烦恼。

一日为师,终身「保固」?感情的事,婚姻的决定,曾经是你高三导师的我,真的可以为你做主?

吾家有女初长成

「妳知道吗?当女儿告诉我,有同系的学长或男同学找她週末看电影约会时,我突然感觉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尤其是看到她双颊泛红,嘴角快乐地翘得高高的样子,不晓得为什幺,我好像一下子手脚也跟着软了。」是我多年好友,也是要好同事的薇娜,在初春的深夜里,突然拨了电话进来;虽然见不着薇娜的神情,但是透过听筒,仍可以隐隐约约的感觉她因为紧张激动而声音微微的颤抖。

「妳说,我这个做母亲的是不是太神经质了?女儿都20岁了,从来也没交过男朋友,现在好不容易终于有一个她看得上眼的男孩来约她,我应该高兴才对。偏偏我这老妈却是惶恐得睡不着。」薇娜的先生在海外设有工厂,长年大部分时间都旅居在海外,女儿婷婷真是从小就乖巧听话的孩子,跟薇娜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婷婷平日除了上学读书就是回家,更谈不上有什幺男女往来的社交活动与机会。

「唉,我就是担心她太单纯了,怕她遇上不好的人,怕他将来感情受伤害,怕她从来不知道怎幺防备他人,怕她不晓得保护自己。唉,也许是我想太多了……」那个夜晚,薇娜抱着话筒,低低絮絮的跟我说了她心底潜藏的许多忧虑。

我说,薇娜,你一定要看开一点。女儿都成年20岁了,她一定会有必然的情欲和嚮往,你总不可能把她留在身旁一辈子吧?

我们的老祖宗不就这样明白的说过吗?女大不中留啊。留来留去只怕就要留成仇!「仇」字不是恨,而是心有怨,是情有憾。

妳今天焦虑担心的是婷婷太单纯,更因为从没有男女交往的经验,妳怕她遇上花心男子或负情公子而吃亏受伤,所以惶惶然地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可是,薇娜啊,妳一定要清楚,婷婷今日不与这个男子约会交往,改日她还是会遇见别的男人,终将还是会坠入爱情海,会进入她人生成长的不同阶段;她不可能永远当你心中纯洁可爱的小baby,她不可能永远不知社会人心、人情世故,不可能永远不食人间烟火呀。

就因为她太单纯,所以更需要一些生活历练,历练中也许会遭遇一些挫折或不快乐,但是只要她能迎战这些打击或度过失败的伤感,这些不论是美好或痛苦的经历,终将转化为她个人生命的资源与战斗力,也将成为她终身最可贵的生命力与智慧。

如何面对青春儿女的情与欲

面对青春儿女的感情事,对许多父母而言,实在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一件心底事。到底我们的孩子会遇见什幺样的梦中情人,什幺样的对象,又有谁能预料?

每天报章新闻、社会版刊登的消息,似乎永远有「情人看刀」,爱不到你,就要你活不下去;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拥有的悲剧在上演。每天打开电视看报导,几乎没有一天能少了男欢女爱之后的纷争纠缠或互相伤害;甚至还有涉世未深的天真少女,总是在缺乏自保能力、没有防御之心的情况下,被成年恶狼哄骗蹂躏欺负,甚至人财两失。

您说,这些几乎成了报纸天天固定呈现的斑斑案例事件,又怎不教家有青春儿女的爸爸妈妈们胆战心惊,忧心忡忡?

不过,感情的事,终究还是要孩子去亲身经历,才是一种比较完整的人生体验。

这些年来,最常遇到的是:我的昔日学生都上大学、研究所了,甚至已经在医院里当主治医师,在科技公司里任职要津,可是在遇见心仪女性,遭逢情海波涛时,学生的妈妈总是极力反对、拚命排斥儿子所交往的女朋友。

理由嘛,千奇百怪;多得是:嫌对方学历人品无法跟自己的宝贝儿子匹配,也有嫌女方「下巴太短,福分浅薄」;嫌人家「臀部太小,将来生育不易」;更夸张的是,有的竟以对方政党理念色彩不同,而坚持要小俩口分手。唉,不喜欢女方就不喜欢嘛,何必找那幺多藉口为难儿子?

多次,我那些已经二、三十岁的学生气嘟嘟、无限懊恼的跑来跟我诉怨:「老师啊,妳有机会劝劝我妈妈吗?到底是她在谈恋爱?还是我在谈恋爱?她喜欢的,我不爱啦!」

是啊,面对儿女情事,是可以关心但请不必太担心;是可以低调的表达看法和建议,却不必过度介入或想反向操作。因为长辈的「反对」声音,其实往往会从「阻力」造就了小俩口反弹的「推力」。

科学与感性/翁仕明医师

谈浪漫感情故事不是我们这类唸理工同学的强项,不过,我们善于包装名词。对于科学家来说,有个永远热门的话题,称之为「求偶」或「择偶」。换个名词,我们这些死板板的科学家,就突然间对这个话题有兴趣,这个名词实在是下得太好了,谈「求偶」或「择偶」,感觉就是那幺地科学,不知您意下如何?

再科学点,我们就不能用人类当作研究标的,好吧,给大家介绍个神经学家喜欢的物种—「果蝇」。是的,您没看错,「果蝇」是我们研究「择偶」行为的祕密武器。首先,果蝇的生命週期比起其他的动物短,如果使用果蝇,可以观察生老病死百态。其次,正常果蝇的多数行为,已经被生物学家解密,可供为对照。另有一点,果蝇可利用基因工程将其改造,产生突变种,让我们理解不同基因对物种的影响性,不过,切勿惊慌,我们不是真的要造出「变蝇人」!

果蝇的「求偶」行为,跟果蝇的大脑息息相关,让我们来看看科学家发现了什幺?雄性的果蝇,在「求偶」的阶段,如果他「相中」某位雌性果蝇,他会先跑去打招呼。这个类似搭讪的打招呼,就是公果蝇举起他前方的小脚,拍一下母果蝇,跟她说:「嗨!妳好。」在我们看似平淡的拍打动作,其实是充满气味感的!

气味感?对,当他拍打母果蝇时,母果蝇的费洛蒙就传向公果蝇,这个特殊的气味,马上被公果蝇所接收。到底是芝兰之香还是鲍鱼之臭?公果蝇立刻藉由脑部的感受,判别出这位美女是否为「对」的人。当然,这个过程是互动的,母果蝇也会有反应,所以如果双方认定可能是「对」的人,那瞧对眼后,就能进一步发展「对」的事。

「对」的事就是公果蝇进阶的「求偶舞」。当母果蝇被认定为适合发展的对象,公果蝇就开始展开「追逐」。YES,世间所有的物种,无论是谁主动,都会有「追逐」的过程,毕竟找到「对」的人,还得要进一步付出努力,才能让对方感受到你的热情!公果蝇的「求偶舞」可是精采有情节的,首先,紧追在后的公果蝇会将自己的一侧翅膀收缩,让他更靠近目标母果蝇,「近水楼台」总是先得月的,此话完全不假。

接下来,公果蝇使出浑身解数放大绝,震动他的翅膀,虽然没有声带,依然可以为您歌唱,这就是公果蝇的「小夜曲」。在「小夜曲」之后,看看我们的美人,是否愿意与他「共度良宵」。这个就是公果蝇曼妙的「求偶舞」最终目的,可不输罗密欧对着阳台上的茱丽叶那段深情对唱。

相关书摘 ▶老师,我不想上大学:建中生追寻热爱的怪手人生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青春的滋味:最是徬徨少年时》,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美儒、翁仕明

美儒老师的文学故事+翁医师的医学和科学视野
师生首次联合着作,薪火相传探索青少年的内心世界

作者美儒老师拥有近四十年的教学经验,由最了解青春期孩子的专业资深教师及神经科学医学博士,分享教学现场及诊疗个案的第一手经验。

16个关于青春期的案例故事,包括求学、交友、同侪关係、升学压力、网路诱惑、诈骗应对……等,可能发生在每个青春期孩子身上的案例,能引起读者高度共鸣。

每篇文章后皆有收录「美儒老师深情寄语」、「DR翁小锦囊(三不三要)」,从理性与感性的角度探索青少年的内心世界,再辅以简明的小守则,兼具提醒与实用功能。
除了青少年的情绪与生活探讨,更有过动症等个案解析,让父母了解如何引导具有相关特质的孩子,也能让青少年知道如何和有此特质的朋友相处。

一日为师终身保固?18年前的学生请我替他的感情做主

上一篇: 下一篇: